这对公路养护“父子档” ,见证四十年宁波公路“成长

【发布日期】:2018-12-31【查看次数】:

父子俩在一线“过错”

记者采访了鄞州公路的一对“父子档”,听他们讲述宁波公路40年的变革。

朱伟阳进鄞州公路段那会儿,干的是船工班。当时段里总共6艘船,一人负责一艘,天天要运8.5吨的石子或沙料,装船、卸货,全靠一根扁担,“一担100多公斤,一天挑80多担,从没叫过苦。”

三四十年时间

这多少景象温骤降,山区可能浮现冰冻、雨夹雪天气。东吴公路管理所的朱旭斌逐一将除雪跟破冰设施检查了一遍。

公路养护从靠体力走向机械化

(鄞州公路养护“父子档” 通讯员供图)

在路边弯着腰、低着头,拿着锤子叮叮当当敲打碎石,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淌,一天下来腰酸背疼……这样的场景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养路工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。“冬战三九,夏干三伏”,公路养护工每天日未出而作,披星戴月而归,干的是又累又脏的苦差事。但有些人二心扑在公路上,不辞辛劳,无怨无悔。

“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”,是养路工人的切实写照。公路养护工作十分艰巨,这是一份好多人都不太愿意从事的职业,朱伟阳却满腔热情一干就是36年。他常说:“公路就是我的家,养好路,保畅通,是我的职责所在。”

“比起咱们那会儿,当初的公路养护轻松多了。”老朱说,三四十年前,修路靠肩挑背扛,干的都是膂力活。不要说机械化,就是简单的运输车都不。后来,运输砂石料告别了自制的木轮车,用上了用两匹马来拉的“小马车”,随后又有了小型的四轮“翻斗车”,再后来用上了“一条龙”式的采、碎、运输的机械化养护装备。

配合相当默契

朱旭斌是鄞州区公路段内为数不久的80后养护工,负责养护机械操作,铲车、除雪车等设备在他手里都很“听话”。朱旭斌的父亲朱伟阳同样是一名养护工,见证了宁波公路养护的变迁。

上一篇:63岁的邬倩倩痴迷整容,完全就是一个硅胶脸!她都比她

下一篇:没有了